石油和天然气巨头雪佛龙(Chevron)和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正支持技术来对抗碳排放。-王其杉博客|程序员|科技新闻
碳工程公司是一家加拿大公司,致力于开发去除大气中二氧化碳的技术,并对其进行处理,以用于提高石油采收率或创造新的合成燃料。该公司已经锁定了两大行业支持者——雪佛龙和西方石油公司的融资,以将其产品推向市场。
在加利福尼亚州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立法正在使低碳燃料更经济的同时,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石油和天然气公司——Oxy低碳风险投资公司和Chevron技术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部门筹集的未披露金额的资本碳工程将用于将其技术商业化。根据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奥德姆(SteveOldham)的一份声明,这在化学上是可行的。该公司已经设法把微软的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作为投资者。
盖茨是几个大名鼎鼎的支持者之一,他们将致力于可再生能源技术,以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迅速接近一个转折点,即全球气候不断变暖。盖茨与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理查德·布兰森(Richard Branson)、杰克·马(Jack Ma)、马萨约希·森(Masayoshi Son)和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等其他亿万富翁一起,去年成立了一个10亿美元的基金,名为突破性能源风险投资(Breakthrou
总部位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斯奎米什的碳工程公司不在突破性的投资组合中,但它是几个致力于使二氧化碳“直接空气捕获”技术在经济上可行的公司之一。
在公司位于斯夸米什的试验工厂,巨大的风扇将空气吸进一个处理厂,在那里用氢氧化钾处理,氢氧化钾可以捕获并保存二氧化碳。然后将更多的化学物质和热量加入到混合物中,制造出数以百万计的白色气味颗粒——其中含有更高浓度的二氧化碳。
在那之后,小球再次被加热,产生一种几乎是纯二氧化碳的气体。这种气体既可以被隔离在地下(目前碳工程没有经济效益的主张),也可以被转换回燃料、化学品,或者用于提高石油采收率。
碳工程公司和竞争对手,如Climeworks或Global恒温器公司声称,一旦达到规模,他们可以以每吨100美元或更低的价格从大气中去除二氧化碳。不过,为了赚钱,他们需要将二氧化碳提炼成某种产品——很可能是一种燃料,这种燃料将把二氧化碳返回大气。
其他处理碳捕获的公司,如Newlight Technologies和Ops12将碳转化为塑料或化学品,而像Carboncure这样的公司则致力于将捕获的碳转化为水泥替代品。
虽然这些碳排放的产品是可获得的,但它们在商业上还没有大规模的可行性。奥德姆对国家公共电台说,碳工程制造的燃料比普通汽油贵大约20%。
这就是为什么像加利福尼亚州这样的州采取激励措施来抵消使用这些低碳产品所增加的成本。
碳工程公司已经花了3000万美元来开发它的工艺,而克莱姆公司去年筹集了3100万美元来开发它自己的碳捕获技术。
并非所有的气候观察者都相信这些负排放技术是答案。他们认为使用可再生能源和其他无碳能源比从空气中去除二氧化碳要便宜。
然而,在这一点上,减排可能还不够。考虑到特朗普政府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出的可怕报告,要避免世界上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口遭受灾难性的命运,人类需要尽可能多的综合考虑。
美国最新报告称,到2090年,气候变化每年可能要花费近5万亿美元。
甚至那些因其对全球面临的气候危机的贡献而臭名昭著的公司也意识到了脱碳的必要性(即使这是一个尚待解决的问题,即他们是被拖到谈判桌上还是自愿坐下来)。
氧低碳风险投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读到墙上的文字,这家公司不仅投资于碳工程,还投资了另一家名为净电力的公司,据称该公司开发了一个零排放的发电厂。
奥德姆在一份声明中说:“现在是空中捕捉领域非常重要的时刻。”“我们看到加利福尼亚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等主要管辖区通过有效的气候政策为低碳燃料和DAC等技术创造市场。这些基于市场的有效法规以及能源行业领导者(如欧美和雪佛龙)的行动表明了政策在推动创新和实现减排的同时提供可靠且经济实惠的能源方面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