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连雨,事也多,映像中大多雨天就没好事,所以不免的会有点焦躁和抑郁,躺在床上,老寒腿老寒腰疼的烦心,翻来覆去的睡了醒醒了睡…

我不知道大多数人的梦境是怎样的,我自打小就有两三个梦境是固定的,有的梦隔段时间能连起来,有的梦则是不变的场景不变的人. ..

这类的梦,每次醒来都是满满的无力感!和去年11月份的那场雨一般,沉重而无力…

那个时候,姥姥的丧事刚刚办完,随着家人回到南京,想想一晃半年过去了,加上家里人连续一个星期的批斗,实在扛不下去了,打算还是去见一面吧,其实没有抱着希望去,只是觉得能多见一面就见一面。

现在想起来那段时间仿佛都是灰蒙蒙的天,阴沉沉的雨,早早的拿完车,在南京市区绕了两个小时,想着是不是买个礼物或者买束花带过去,最后逛了商场超市,想想还是算了。

其实离得很近,大概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就到了她的城市,联系了一下见面的地点,接下来就是无聊的必胜客晚餐和麦当劳肯德基的免费座位!

大家各自抱着心事,能聊的并不多,彼此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最后在她包里的电话一遍一遍的震动中送她回住处,一路上下着雨, 不记得说了些什么,终究是到了分别的地方, 彼此道些珍重,其实我想很认真的和她说声再见,但是当我落下车窗,看到她快速的消失在黑暗中时,终究还是没有机会开口.. .

其实那是一趟对于我来说很难释怀的碰面,我没有得到任何我想要的答案,她甚至拒绝了朋友般拥抱的礼节,我只是想给我们彼此的回忆增加一些温暖,互相郑重的说声再见…

所以很久以后当我和朋友说起这段记忆,只是草草的叙述了一遍天气和心情,朋友问我:就这样?我说:还能怎样?难道给她男友发个短信,说清楚她的爱好,口味和习惯,然后在叮嘱一番以后要宠她让着她吗?朋友喝了口酒, 也终究只是撇撇嘴…

在接下来的每个雨天,我总是梦起那天晚上的雨,11月的内地竟会那样的冷。

 

王其杉于2015年5月19日